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体育

资讯详情

冰雪王国挪威冬季运动的成功之道,挪威最具有实力的冰雪体育项目

光明日报2021-06-14 02:20紫寻博客3
【记者连线】  挪威人口仅530多万,却累计获得368块冬季奥运会奖牌,位居世界...

【记者连线】  

挪威人口仅530多万,却累计获得368块冬季奥运会奖牌,位居世界第一,且七次登上奖牌榜榜首。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挪威更是以14金14银11铜的奖牌数大幅刷新冬奥历史。随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临近,这个素有“冰雪王国”之称的北欧国家越发令人期待。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挪威代表团团长图雷·欧弗雷伯,一探该国冰雪运动成绩骄人的缘由。 

“通往北境之路”的光荣与期待  

挪威意为“通往北境之路”,在这个南北狭长的北欧山国, 斯堪的纳维亚山脉 纵贯全境,高原、山地、冰川占全境2/3以上,随处可见的山区非常适合开展冰雪运动。丰富的冰雪资源及独特地形造就了挪威人悠久的冰雪运动传统,在1924年奥运会增加 冬季运动 项目后,挪威在冬季运动方面表现卓越,但也不乏波动。尤其是在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上,挪威遭遇了“滑铁卢”,仅获3银2铜,全国哗然;加之同年在汉城举办的夏季奥运会上该国表现也不如人意,挪威奥委会和残奥委会暨体育联合会(NIF)因此痛定思痛,决定设立名为“项目88”的行动计划,聚焦运动员的整体发展,致力于通过提高运动员的整体 生活质量 来提高运动成绩。之后,NIF又成立了一个名为“顶级奥运”的机构来协调 竞技体育 的组织运作,加强各门类体育项目之间的合作,实现不同运动领域及体育协会之间的整体发展。 

用欧弗雷伯的话来说,这两项举措的目的就是“支持运动员的长期发展”,同时加强各层面的通力合作,互取所长,其背后是着眼长远、整体发展的 体育哲学 。经此调整,挪威不仅在此后的冬奥会上成绩出色而稳定,长期雄居历史奖牌榜第1名,其在夏奥会上的表现也同样抢眼,目前位列夏奥会历史奖牌榜第22位。挪威作为人口小国,在体育强国大国林立的奥运会上取得如此成绩,实在难能可贵。 

言及挪威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的目标,挪威冬季运动负责人黑尔格·巴特尼斯在NIF近期召开的奥运 峰会 上表示:“我们目前并没有明确的奖牌目标,但如果我们要实现保持在冬奥会前三名的雄心,就必须拥有大约10枚金牌……我们有很大的信心在北京赢得10枚金牌。” 

颇具特色的儿童体育体系  

在各种采访中被问及挪威体育的成功秘籍时,欧弗雷伯总是强调长远和整体。他说:“一切都始于孩子、父母和俱乐部。”欧弗雷伯向记者解释, 体育运动 是挪威文化的组成部分,许多人将冬季运动和活动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参加有组织冬季运动的挪威少年儿童比例非常高,13岁以下儿童参与率高达93%。许多父母也作为 志愿者 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负责组织工作,并在年幼孩子的 体育俱乐部 担任教练,人口仅530多万的挪威拥有多达12000家本地体育俱乐部。欧弗雷伯指出,挪威体育系统在很大程度上聚焦于运动员成长的基础,也就是儿童体育运动部分。 

由于挪威人口稀少,潜在的体育人才数量有限,所以必须珍惜每一名可能成长的“小苗”,耐心地等待他们成熟和绽放。因此,挪威非常注重让少年儿童最大限度地享受体育运动的乐趣,减少退出率,同时夯实运动员早期的体能和技能基础,发展更加全面的 运动精神 。挪威体育部门认为,童年是一个探索的时期,因此鼓励青少年在15岁之前尝试各种运动,重在参与而非成绩,社区俱乐部则对此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持。 

欧弗雷伯认为,体育事关人类发展。他说:“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输赢不应该跟随你、定义你的个性。我们希望运动意味着游戏和乐趣,孩子们在其中学习社交技巧,学会接受指导并自己思考,了解规则,了解我们为什么一起做这些事情。因此,运动中存在一个价值体系,这实际上是关于人的发展。体育运动的主要目标是培养人。” 

挪威NIF依据儿童健康发展理念制定了一套颇具特色的儿童体育体系,极大地促进了挪威少年儿童的良好运动体验和潜力开发,这种独特优异的少年儿童体育运动面貌吸引了许多国家的关注。1976年挪威首次通过有关儿童体育的指导纲要,在此基础上,1987年通过名为《儿童运动权利》的法规,并于2007、2015和2019年三次修改,对13岁以下儿童 体育竞赛 进行严格规定:未满13岁不得参加全国 锦标赛 、欧洲锦标赛和世界杯之类的赛事;11岁起可参加全国性公开赛,但只有情况适当时才可以公布比赛结果排名;9岁起可以参加地区性公开赛和体育活动,6岁起可以参加俱乐部内的比赛和体育活动,这两个年龄阶段都不得记录和公布比赛结果。组织未满13岁的儿童参加比赛,如果有奖杯或奖牌,必须保证人人有份。这份全球罕有的规定是支撑整个挪威体育体系的基础,目的是让儿童在训练和竞赛时获得积极体验,感到安全而友好,并乐意尝试新事物,不害怕犯错误。 

根据此规定,体育俱乐部实际上直到运动员年满13岁才记录比赛得分,这使得挪威的教练将重点放在每个孩子的个人发展上,而不是对外比赛的成功。在欧弗雷伯看来,只要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友好和支持的运动环境,优秀运动员的产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说:“如果你有一个孩子,他或她选择从事体育运动,同时又具备雄心且懂得苦干,那么你就有了一个顶级运动员。”NIF更是鲜明地提出:没有优秀的儿童体育,挪威就不会有如此众多的优秀运动员。 

今年5月,NIF再次举办儿童运动的数字主题之夜为专业体育团队与少年儿童运动员们开展广泛的交流与合作提供平台,类似举措促进了挪威体育运动的可持续发展。 

“顶级奥运”诠释整体发展观  

有了良好的运动人才基础,竞技体育的有效组织和协调就能大显身手。NIF专门为此成立的“顶级奥运”部门工作方式更加机动灵活,决策及执行都非常迅速,并且注重大众体育与精英体育之间的平衡。“顶级奥运”在各体育门类及各联合会中起到尤为关键的协调作用,把松散和碎片化的网络连接起来成为一个整体,实现了不同体育领域之间思想、信息和经验的交流;顶级 教练员 定期会面,分享各个运动领域的知识。 

欧弗雷伯从2014年开始执掌“顶级奥运”部门,2018年作为挪威奥运代表团团长率领该国运动员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勇夺奖牌榜首,如今又重担大任,正带领挪威运动员积极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尽管绝大多数冬奥会项目是个人赛事,但欧弗雷伯仍然强调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他说:“在最成功的体育项目中,运动员的活动都是在拥有稳定训练组的国家队中进行的。在这些小组中,运动员们一起练习,互相学习。‘顶级奥运’把各种运动组织在一起,目的也是让不同领域的运动员互相学习。”这具体地诠释了挪威体育的整体观——运动员的整体发展,以及不同体育门类的整体发展。 

为迎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欧弗雷伯和他带领的挪威代表团一直在积极准备。欧弗雷伯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旅行限制对冬奥会测试赛造成了影响,国外运动员参赛前适应的时间可能会缩短,时差、北京以外地区的高海拔和气候挑战,以及可能很低的温度、强风、天气骤变等因素也是挪威队在筹备阶段重点关注的问题。欧弗雷伯还表示,他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安全举办充满信心。 

(本报赫尔辛基6月13日电 本报驻赫尔辛基记者 张智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