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开国大将中,谁的军事水平比肩粟司令?主席:我知道你肚里有绝的

老湖美食秀2021-05-29 10:45紫寻博客61
欢迎阅读史源历史专栏第2007期。我军开国大将中,排在首位的粟司令被称为我军“...

欢迎阅读史源历史专栏第2007期。我军开国大将中,排在首位的粟司令被称为我军“战神”,他的军事指挥能力和战功,在抗战时就是新四军的一面旗帜,解放战争中更是以淮海战役达到顶点。由于大将军衔的获得者,多为资历过人的名将,红军时期地位就很高,有一些还是政工体系的干部,如谭政大将。十位大将的具体贡献不同,未必所有入围之人都擅于具体战役指挥,真正在军事才能上比肩粟司令的大将,有且只有一人。

这位极其善战的开国大将,就是陈赓。有朋友说陈赓在解放战争后期,只是兵团司令级别,粟司令在三野直接指挥的部队就有4个主力兵团,陈赓将军的指挥能力似乎并不能和粟司令相提并论。其实这种看法是片面的,一方面陈赓兵团并非普通的兵团,有着特殊地位;另一方面在整个军事生涯中,陈赓大将和粟司令的职务和发展轨迹,呈现“交错上升”的趋势,一直都没真正拉开差距。我们可以简单对比一下。

在军事生涯初期,陈赓的起点更高一些,他13岁就在湖南旧军队里当兵,还是1922年便加入党组织的黄埔一期生;而粟司令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系统的军事教育。1927年南昌起义时,陈赓和粟司令都参加了,当时粟的职务是警卫班长,而陈赓要更高,担任贺老总手下的一名营长;1934年粟司令的职务超过了陈赓大将,成为红十军团参谋长,而陈赓当时担任军委干部团长。

全面抗战中陈赓的级别一直高过粟司令,他担任386旅旅长时粟是新四军的支队副司令,抗战结束时粟司令是新四军一师师长,和另一位大将黄克诚平级,而陈赓已经提升为著名的太岳纵队司令员。从解放战争爆发后,又反了过来:粟司令的职位一直高于陈赓,最后是野战军代司令员,比陈赓的兵团级别高出一级,可以说两人的发展历程有一定的阶段变化特征,并不是哪位大将一路领先的。

而解放战争中,陈赓兵团的学名是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往往作为战略兵团单独被军委调动使用,重要性超过解放军中一般性质的野战兵团。而陈赓本人所统率的部队,在解放战争期间的歼敌数量达到令人咋舌的50余万(不含二十余万土匪流寇),远远超出了同级将领的水平。陈赓不光能打仗,还具有过人的战略思想,深得主席赏识。

1947年胡宗南猛攻陕北,形势危急,中央提前撤离了延安,在陕北农村进行指挥。主席召陈赓回来开会,想用他的部队保卫陕甘宁边区。陈赓情商很高,来之前已经猜到了领导的用意,会议前几天陈赓都虚心听中央的指示,一直没有发言讨论这件事。最后却单独找机会向主席提出:不如让自己带4纵开进豫西,这样战略牵制作用更大,搅乱老蒋在全国战场的部署,对战争发展会有更深远的影响。

主席闻言很高兴,认为这个建议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便说:“我就知道你肚子里有绝的!”第二天会议上,主席取消了原有的让4纵西进的决定,改为讨论通过陈赓的绝佳建议,并且扩编为一个兵团的规模,由陈赓统一指挥。后来便有了刘邓大军、陈粟大军、陈谢大军,形成著名的品字形布局,给敌人极大的威胁和打击。陈赓战略与战术并重的特长,价值是很高的,这一点和粟司令非常相似。

对于中央的决定,粟司令也总是能从战略高度考虑,同时结合战争实际给出自己的看法,并不一味迎合首长。1948年初,主席曾提出组建“东南野战军”的方案,从华野抽出3支主力部队到江南作战,目的也是牵制和调动敌人主力,打开江北的局面。然而粟司令并没有立即执行,而是多次向中央发报进行实际分析,婉转指出渡江作战时机不成熟,即便抽调部队过江,也很难迫使老蒋把邱清泉的第5军等王牌部队调走,无法真正实现我军的作战意图。而另一方面,抽走的却是我军主力部队,得不偿失。主席最终同意了粟司令的建议,不久后便有了豫东战役和淮海战役的大捷,证明了粟司令的战略眼光和指挥能力。

两位名将都是军事奇才,有很多共同之处,但其实陈赓和粟司令相比,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外战经验及履历更丰富。1950年,陈赓曾经奉命到越南进行军事指导,指挥越军和法军较量过,从军事角度帮助了越南人民争取独立解放。当年朝鲜战争爆发,粟司令是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原本彭总的志愿军司令员位置是他的,但因病无法指挥的粟司令,只能遗憾让贤。陈赓虽然在抗美援朝初期没有参战,却在1951年成为志愿军副司令员,第二年接替彭总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志愿军代司令员。

这不仅仅是履历的问题,别看陈赓在朝鲜一共一年左右时间,他的实际贡献是很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从战争特点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运动战,第二阶段是阵地相持。第二阶段持续时间长达两年,一直到1953年签字停战。志愿军的地面火力、空军力量都不及美军,怎么和敌人长期相持呢?陈赓的军事能力发挥出来了:他提议并并主持了志愿军的坑道作战,取得了奇效。志愿军能屡屡打出像上甘岭那样的打阵地战,就是因为借助了完善的坑道工事,能扛能打,不惧怕美军的重火力。

那么陈赓是怎么想到用坑道打法削减美军优势的呢?抗战时陈赓是386旅旅长,惯用地雷战地道战对付鬼子,效果非常理想。日军恨透了八路军,尤其是386旅的陈赓,连战车上都挂着牌子,叫嚣要“打掉三八六旅”。陈赓善于总结作战经验,以弱敌强时,修工事挖坑道是性价比最高的打法;而解放战争时期,陈赓兵团参加淮海战役,同样是因为攻坚武器不够,前期打不动黄维机械化兵团,后来把坑道掘进的打法拿出来,终于突破了黄维兵团的防线,全歼了十余万敌人。

值得一提的是,1948年淮海战役时黄维兵团实力强劲,打法非常顽固。中原野战军之所以想到了坑道掘进的土工战术,正是因为粟司令的一通电话,向中野司令部介绍了不久前华野攻打国民党黄百韬第7兵团时的成功经验,使用的就是掘进打法,陈帅和刘帅听后大为赞赏,让中野各部酌情学习使用。从这个角度来讲,陈赓是第一时间学习了湖南老乡粟司令的作战心得,才扩大了淮海战役的战果。

坑道打法既能防御又能用来进攻,陈赓学习能力很强,不久前的二战太平洋战争中,实力强劲的美军在海岛争夺时吃过日军的大亏,日军在守岛时用的也是挖坑山体的打法,提高了防御能力,同时加大对美军的杀伤。针对对手的痛处和战争特点,陈赓1951年一到朝鲜,便向志司提出了以坑道打法强化阵地战相持能力的方案,并得到彭总的赞同。可以说对于抗美援朝后半段,陈赓的贡献是很突出的。

在十位开国大将里面,陈赓确实是唯一一位在军事才能和战功战绩方面能够和粟司令进行一番比较的将领。而这两位名将在性格上也有颇多相似之处,都是豁达无私之人,性情温和。陈赓大将和粟司令的私交极好,两人经常互相学习战术打法,进行切磋交流,这是一种将军之间的惺惺相惜之情。

1951年粟司令获得提拔,被任命为副总参谋长分管作战工作。当时他向主席提出,陈赓能力过人,让他来当这个副总长更合适。但主席坚持让粟司令上位,因为时任总长徐帅还在病休,总参急需一位军事天才,在主席心中粟司令就是最佳人选。3年后,粟司令更是升任总参谋长。后来会见英军名宿蒙哥马利元帅时,主席也曾高兴地表示,粟司令在他的将军中是最会打仗的。

1958年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粟司令因故受到错误批判,上千人的会场上,局势对粟司令很不利,在众人的批判下,最终总参谋长的职位丢了,还做了多次检讨。陈赓在会上做到了一声不吭,坚持不诋毁这位功勋卓著的战友。厚道的陈赓将军事后还专门找到粟司令,私下安慰他:“你呀,功劳那么大,又不会处理人情世故,这都是会招来麻烦的。”在情商和维护上下级关系方面,战神粟司令确实比不上陈赓。

粟司令虽然受到了批判,但还保留了一定军职,到军事科学院从事战略战术研究,九十年代还得到了组织平反;而陈赓大将则比较不幸,1957年和1960年先后出现两次心肌梗塞,身体状况差到了极点,1961年3月因病早逝,是开国大将中第一位去世的,只有58岁。粟、陈二位开国大将,堪称战争年代我军的双子星,值得后辈敬仰和怀念。

“史源历史专栏”由中国近现代史作家运营,专注于党史、军史、战史研究,以专业视角为您还原历史全貌,带来精彩历史细节。欢迎关注以获得更多精彩文史内容。作者期待您宝贵的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