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健康

资讯详情

最新阿尔茨海默新药,海默病新药进展

健康时报2021-06-10 09:35紫寻博客79
(  健康时报记者 王永文  )6月7日,FDA宣布加速批准渤健/卫材公司Aβ(β淀...

(  健康时报记者 王永文  )6月7日,FDA宣布加速批准渤健/卫材公司Aβ(β淀粉样蛋白)抗体Aduhelm用于治疗早期 阿尔茨海默症 (AD)患者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而此次获批距离FDA上次批准该治疗领域的新药已经过去了18年,这一获批在充满争议之余,也让沉寂多年的AD医药人们备受鼓舞,终于有新产品问世了! 

“在治疗阿尔兹海默领域的 药物 研发方面参与企业比较多,但大多走向了失败,这次获批虽然是有条件许可,但让有早期症状不太重并已明确诊断的部分患者看到了希望。”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老年医学部主任、国家 老年疾病 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陈彪教授向记者介绍。 

全球5000万患者,但治疗药物20多年来FDA仅批准6款 

阿尔茨海默病(AD)又称老年痴呆症,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老年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世界阿尔茨海默症2018年报告》显示,全球每3秒钟就有1例患者产生,2018年全球约有5000万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预计到2050年,全球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数量将达到1.5亿。 

与其庞大的患者人群相比,能够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可选药物非常少。自从2003年上市的兴奋性氨基酸受体抑制剂 美金刚 以来,几乎没有重磅产品再上市。数据显示,截止目前,FDA此前批准的阿尔茨海默症的相关药物仅有6款,其中加兰他敏、 多奈哌齐 、利斯的明、美金刚、多奈哌齐和美金刚(联合药物)均为针对症状改善的治疗,而新批准的Aduhelm主要是针对延缓病程。 

研发失败率高或许是治疗阿尔茨海默药物较少的原因之一。据《 科学美国人 》杂志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研发失败率高达99.6%, 癌症 的药物研究失败率仅为81%,相对而言,阿尔茨海默的失败率比癌症药物研发失败率高出近20个 百分点 ,是药物研发失败率最高的产品。 

发病机理复杂,靶点不明确是药物研发待解难题 

“阿尔茨海默病跟很多老年性疾病一样,病因复杂,发病机理不清,很难找到精准有效的靶点去研发药物,尽管 老年斑 是AD的病理特征,每位患者都存在,但不是有老年斑个体一定都发病,它是否是最佳靶点一直有争议。”陈彪教授向记者强调,尽管说Aduhelm可以清除老年斑,有可能延缓疾病的进一步发生,但仍缺乏可靠的临床试验证据。FDA有条件的批准意味着该药上市后还需要继续开展临床试验,证明其确实可以延缓疾病发展。 

同时,陈彪向记者强调,FDA批准该药物并不是因为药企研究花了太多的钱,而是有其科学依据和现实需要。 

以前诊断老年痴呆的依据是有认知功能障碍,但近些年,相关国际组织将AD诊断标准改为老年斑的存在,意味着只要证明患者脑中有老年斑就可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症,尽管患者尚未有临床症状。而此次获批的Aduhelm在实验中被证明能够清除老年斑,是否能改善临床症状的证据不是很充分,但首次为研究能够延缓疾病进程的药物打开了一道门。“这也是第一款有可能被证明能够延缓疾病发展的药物。它的批准临床使用将有利于推动尽快大规模开展真实世界临床研究进一步评价其临床有效性。如果能够证明该药能延缓疾病进展,哪怕是降低残疾程度和提高患者 生活质量 ,面对庞大的阿尔茨海默患者需求,都具有重大意义。”陈彪教授补充到。 

面对庞大的患者人群和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制药企业也纷纷布局 蓝海 。2014年,罗氏的单抗药物Gantenerumab在大型III期以失败告终;2016年底,礼来备受瞩目的阿尔茨海默病新药solanezumab在III期临床试验中失败;2017年2月, 默沙东 重磅加持的BACE抑制剂药物verubecestat被宣布停止……同样失败的还有辉瑞、 强生 等跨国药企。 

放眼 国内市场 , 绿谷制药 研发的治疗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药物 甘露特钠胶囊 从布局研发到获批经历22年,同样是有条件批准, 国家药监局 要求药品在上市后“申请人继续进行药理机制方面的研究和长期安全性有效性研究,完善 寡糖 的分析方法,按时提交有关试验数据”。 

除了绿谷制药外,国内 恒瑞医药 、华海药业、绿叶制药等企业也纷纷布局阿尔茨海默药的研发。其中,根据恒瑞医药3月发布的公告,该公司1类新药SHR-1707注射液已获批开展用于阿尔茨海默病治疗的临床试验。 

“在人口老龄化时代,药物研发逐渐转向治病和维护健康、效益和患者及社会需求间平衡是一种趋势,像AD是一种典型的老年疾病,是一种具体疾病还是 衰老 加速的结局,至今都不是很清楚。因此,在药物研发中,不但要关注药物是否能改善病人症状,更要关注能否延缓疾病进程,减少残疾发生,从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和健康预期 寿命 。让老年人活得好一点,在社会效益层面也是值得的,满足患者需求,用研发来推动相关治疗的进步。这次有条件的加速批准反映了药品监管机构在批准重大疾病领域治疗药物时的政策转变。”陈彪教授向记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