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时尚

资讯详情

时尚女魔头的观后感,名利场经典句子

桃红梨白2021-06-09 01:36紫寻博客94
在最近超火的慢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里,一众穿着简单的年轻人中间,苏芒的隆...

在最近超火的慢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里,一众穿着简单的年轻人中间,苏芒的隆重登场,显得略有些“异类”。

和从前一样,她喜欢成为照片里那个“可以一眼被看到的人”。

(目测腿长是舒淇的两倍)

毕竟她曾经的身份,还是闪闪发光的时尚杂志(前)主编。

照片里人多可能看不出来,当我们单把她和李雪琴裁下来,放在一起,还是有一些微妙的差别:

同一场景瞬间下,苏芒外松内紧,看似闲适实则卯足了劲儿。

而李雪琴显然真的是来度假的,一张笑脸似傻憨憨。

苏芒真正是风光过。

在《时尚芭莎》主编位上,她被各路人马簇拥着,不仅没有人跟她这位手握时尚资源的女主编抢C位。

相反,明星们还恨不得都凑近她身边,像极了乙方面对甲方时的主动配合。

大花姐姐们为她打出“闺蜜牌”。

四旦双冰从来没有这么团结过,争相认领苏芒的闺蜜席位。

章子怡是家里常客,两个冰冰都与她热烈拥抱,黄晓明、黄渤、韩红、TFboys......一众明星们争相为她宣传新书。

致谢的时候,苏芒因为大咖太多,还得特意加一句“排名不分先后”。

微博之夜众星云集,高冷女神倪妮在她怀里撒娇,秒变小甜妹。

流量弟弟们也一个个发动嘴甜攻势。

初代韩流巨星韩庚回国第一次见苏芒,对她的美貌大加赞赏:

“没想到这么大的领导,长得这么年轻漂亮”。

夸一个女人漂亮总没错,苏芒听了当然笑得合不拢嘴。

大导演们也不吝惜在她身上堆砌好话。

2016年苏芒要推新书《为热爱而活》,她请冯小刚来自己的新书发布会上,帮忙撑撑场面。

冯导顺势一波商业互吹,说苏芒是“中国时尚的一张名片”,把她美誉为在中国时尚这片地里“拓荒的花农”。

娱乐圈外,企业家朋友们也很卖苏芒面子。

《为热爱而活》是马云给做的序。

潘石屹给她拍美美的照片,享有同样待遇的还有老潘的老婆张欣(SOHO中国CEO),老刘的老婆章泽天(京东公益基金会荣誉理事长)。

说到苏芒的高光点,就不能不提她创办的“芭莎明星慈善夜”,尤其是2017年的那一场。

记得晚会当天,主持人手里有厚厚一叠A4纸,上面写的是百余位出场大明星的次序,场面快赶上春晚。

2017年8月的《芭莎能量》公布的“领袖阵容”里,苏芒和他们平起平坐:

一个是投资过阿里、京东、美团、360的红杉资本大佬沈南鹏。

一个是被选入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的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

当晚虽然会场安排很乱,苏芒忙上忙下,但一点也不影响她做“名人中的名人”。

她一晚上都拽着话筒,指挥明星声嘶力竭:“我们要拍一个以前没有,以后也可能不会有的合影”。

“那谁谁谁,你上来”、“都往左......往前”。

突然一回头看到了被挤到C位不知所措的张韶涵,苏芒一声令下:“蹲下!”

章子怡有点看不下去了,跟她说悄悄话:“快别喊了”。

台上的苏芒虽然有点缩头缩手,仪态甚至比不上在她旁边的郭德纲,但毫无疑问,她是全场的焦点。

时间飞速到了2018年,苏芒那年47岁,她准备激流勇退,宣布辞去时尚集团总裁职位。

当初想必以为自己会回归自由,可世事从来是人走茶凉。

苏芒身上的光环一点点消退,就像小品里说的“啥名人儿啊,就是个人名儿”。

官宣苏芒出任《潮牌研习社》的首席潮牌情报官时,解释为这是她“放不下对时尚的执念”。

其实倒更不如说,只要尝过万众瞩目的甜头,没人能放下对名利场的执念。

第一期视频做完,苏芒的账号只攒下724个粉丝。

去年趁着姐姐风的热度,苏芒又搞了访谈节目《了不起的姐姐》,也没有多大水花。

最令人唏嘘的是今年4月的迪奥大秀,苏芒就坐在章子怡、刘嘉玲、刘雨昕旁边。

见诸微博的合照里,她被裁得只剩一个衣角,却对新秀刘雨昕和孟美岐左拥右抱。

刘嘉玲、章子怡和章泽天三人拍合影也并不带她。

让人想起当年她在戴安·冯·芙丝汀宝来中国那年,四合院合照里无情裁掉洪晃和张欣一样。

颇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感。

视频、访谈、秀场,都不是她的天下了,苏芒继而转向了综艺。

踏入综艺圈子的苏芒,却接二连三“踩雷”。

在《初入职场的我们》里,有人向她提出了当代青年人“内卷”的问题。

苏芒或许是觉得“这题我会”,开口就把内卷的压力归咎于“欲望和惰性的差距。”

人坐在当下年轻人的世界,脑子还留在风云变幻的十年前:苏芒以为只要靠勤力苦干,上升渠道就是打开的。

这当然不是年轻人想要听到的话,于是被骂“不食肉糜”。

她只好在微博上道歉,解释说是因为自己“理解错了什么是内卷”。

然后就是《五十公里桃花坞》,她也延续着老一套社交流程,高调、热闹且有一点聒噪。

她先是带来了一卡车的花,希望制造些浪漫,得到大家的关注。

然而发到群里并没有人理她。

最后只等到了新人小花周也礼貌性地捧场:“哇呜”。

媒体奉上标题:周也面无表情捧场苏芒。

她和当年一样,逢人便称“亲爱的”。

见到舒淇开口就是“你也太美了”,见到孟子义,也是“子义好漂亮,太美了”。

见到彭楚粤一把抱住,说“太好了,孩子长这么大了。”

仿佛人人都跟她熟得不得了。

就像她曾经甜蜜腻地把李宇春叫做“最酷的春春”,管李冰冰叫“亲爱的冰冰”,大夸易烊千玺是“高级脸”。

然而,她尚未丧失的旺盛表达欲,让她顺嘴说了一句“650块钱伙食费不够”,再次引发全网质疑。

和从前一样,她想随时插嘴掌控局面。就像在芭莎慈善夜,随心所欲一次次打断主持人华少的流程。

但事实上,苏芒早已失去了了她在时尚主编完美滤镜下,那个圈子对她的包容。

什么时候大家开始发现苏芒有点讨喜呢?

是苏芒承担了“妈妈”的角色,煮下生猛的玉米棒子,然后倒了一碟子咸菜之后。

大家开始觉得,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忙前忙后的苏芒,嘴里一边嚼着什么,一边炒菜,一边絮叨,显得世俗但是可靠。

不过,怎么看都和当年那个不让同行员工穿秋裤的苏芒,不是一个人。

苏芒的旧时代早已过去,不管是时代红利,还是时代理念。

在前《人物》副主编季艺的《巨流:大时代的弄潮儿》里,提到苏芒时,用的标题是:“发展就是硬道理”。

把她的理念归结为是“强势和成功才是最顶级的梦”。

在她批评年轻人时提到的“欲望和惰性的差距”时,其实没准儿苏芒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

因为她一直很相信个体努力,这就是她所依赖的人生哲理。

苏芒放过狠话:“我十五岁来到这个城市,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我除了梦想和努力,一无所有。”

她也赞赏欲望,因为“没有欲望就没有创造力,人生就没有动力”。

在东单西裱褙胡同54号小院搞杂志的时代,因为穷,没电脑,她趴着手改稿子,于是落下了严重的颈椎病。

为了卖广告,她出尽百宝,表示如果不能被认可,就从楼上跳下去。

跑去讨债,赖着死活不走,不让对方下班也要把钱拿回来。

她也非常努力饰演一个好领导,下属鲍芳手机屏幕摔碎,苏芒第二天就给买了个新的。

她对自己也不放松:为了达到和明星一样的身材,她早上放弃一个小时睡眠跑步,在办公室里也放着跑步机,一有空就上去运动。

自然而然,她很容易就把自己收获的关注和追捧,归结为自己的努力和能力。

当然,也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名望将一直与她同在。

但事实并不如此。能把一个人推向高位的所有时代红利、平台、运气,其实都最容易稍纵即逝。

苏芒走后,接替她位子的是原先任《智族GQ》编辑总监的王锋。

王锋一走马上任,就得到了时尚集团高层的赏识,再没人提过苏芒。王锋倒是很清醒,他说,“杂志的起落,媒体的变迁,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的一个隐喻。”

苏芒们的成功,除了个人确实足够努力外,也是前十几年纸媒兴盛时代,赶上的红利。

她在“时尚集团”总裁位置上的工作,有点像《欲望都市》里的萨曼莎,她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公共关系。

所以,苏芒更像是个名利场的那个攒局的人。

作为大聚会的组织者,她的慈善之夜是自我推销的社交渠道,她所有的价值,都在于“关系”之中。

换句话说,权贵和明星们结交的不是苏芒,而是时尚集团总裁。一直有价值的,是圈子里涌动的流量和资源。

值钱的不是她,而是圈子本身。

(倪妮、李冰冰、李宇春、张韶涵,各人表情都大有深意)

从苏芒离职的那天起,她就不可避免地亲手放弃掉了手上最好的牌:资源。

现在回过神来接综艺,是终于想起来要打另一张流量牌。

苏芒现在还能接到综艺,也是本事。因为在流量的世界里,不怕被人吐槽,就怕没话题,毕竟黑红也是红。

只是舞台不同了,规矩也要改改。在娱乐综艺里,“装”是大忌讳,接地气才是王道。

苏芒的人设,也从打死不愿意穿秋裤的时尚女王,变成了擅长烧饭煮菜带孩子的“苏妈妈”。

节目中最讨喜的点,是给郭麒麟做手抓饼。

回想起在1997年的美国,二十刚出头的苏芒被老板刘江提携,第一次见到人生偶像:《Cosmopolitan》的终身主编、写下《单身女孩》的海伦•格莉•布朗。

海伦老太太“又瘦又性感”,笑着跟苏芒说:“办杂志是会帮助人的”。

她被对方维持到老的优雅和成就所震惊,下定决心也要做这样的人。

那好像是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