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北京大妈炫耀真正的爱新觉罗,大妈炫耀贵族身份野生爱新觉罗

世界华人周刊2021-06-08 20:44紫寻博客40
我姓启名功,这世上没有 爱新觉罗 ·启功这个人。——启功  最近,一位 北京 大妈...
我姓启名功,这世上没有 爱新觉罗 ·启功这个人。——启功  

最近,一位 北京 大妈在公交车上的举动登上了热搜。 

这位大妈的言行,可谓令人叹为观止。 

她刚上公交车,就大喊着要求车上的人给她让座。 

“我生在红旗下,长在天安门,我是正黄旗人,我有通天纹,你呢?!” 

对于车上的乘客,她出言不逊,一口一个“臭外地的”,自诩为清朝 贵族 ,对大家肆意羞辱。 

视频截图 

视频曝光之后, 网友 们义愤填膺: 

“您是正黄旗的?我是 五星红旗 的!您能有多远就滚多远吧!” 

“醒醒吧,大清已经亡了。” 

还有一位网友的评论非常有趣:“哈哈哈,野生爱新觉罗们!” 

“野生爱新觉罗”,可谓是一针见血十分精妙。 

现在有一群 自称 满清贵族的人,四处招摇自己所谓的“正黄旗”“爱新觉罗” 身份 ,其实仔细一查,完全都是一群冒充贵族的跳梁小丑。 

在这种乱象下,有一位老人,格外值得我们 怀念 。

他是真正的清朝 皇室 后裔, 雍正帝 的九世孙,却一生都拒绝使用“爱新觉罗”这个 姓氏 。 

他就是  启功  。 

帝制已经结束了百余年,很多人心中的“ 辫子 ”却还没有剪掉。 

各种宣称“ 皇族 后裔”,想要依仗自己的 血统 来秀一把优越感,“贝勒爷”、“格格”的称呼比比皆是。 

然而,仔细追究一下他们的身世,却发现大多数和清皇室没有什么关系。 

有的只是清室的远支,跟清朝皇帝已经扯不上什么关系。甚至于,有的只不过是当年的“包衣奴才”,也都打着旗主的名号招摇撞骗。

那位登上热搜的北京大妈,就是其中一员。 

李鬼大行于世,李逵却沉默不语。 

作为清代皇族后裔,启功可谓是 正宗 得不能再正宗了。 

启功 

启功是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雍正帝的第五子叫 弘昼 ,后被封为和亲王,启功就是他的后代。 

1912年,启功出生在北京。 

晚清时期 八旗子弟 很多都已经堕落,依靠着皇室的“铁杆庄稼”,每天悠哉悠哉。 

旗人祖先“马上得天下”的豪情壮志,早就被消磨殆尽,很多都成了不学无术之辈。 

启功却非常幸运。 

启功约10岁时,与祖父(左)和姑祖丈(右)的合影 

他的祖父和曾祖父虽然都是帝室之后,拥有爵位,却都不甘心沦为只会遛鸟玩乐的八旗子弟,而是用功读书,都拥有进士的头衔。 

在这样一个文化素养深厚的贵族家庭长大,使他从小就拥有得天独厚的文化启蒙环境。 

在他10岁之前,跟随祖父学习 书画 ,自幼聪慧的他很得祖父的赞赏。 

他10岁以后,祖父骤然逝世,一家人失去了主心骨。 

少年启功 

按理说,启功的文化启蒙应该就此中断,毕竟全家都没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 

然而,清朝 宗室 的身份,庇护了他。 

即使已经在民国了,爱新觉罗的血统,也依然被视为一种荣耀。 

哪怕是 新文化运动 的骨干 胡适 ,也曾经因为被废帝 溥仪 宣召而激动不已。 

和拥有皇族血统的人交往,很多新派人士都还趋之若鹜,更别提那些保皇派了。 

对于启功来说,如果虚心求教,拜师并不难。 

更何况,越是书画名家,爱才之心就越重。谁不希望有个好后生能把自己的绝学赓续下去呢? 

启功的老师有 齐白石 、 陈垣 、 吴镜汀 等名流。 

20世纪60年代末,启功(左)与他的老师、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陈垣合影 

齐白石格外喜欢他的聪敏,如果几天见不到他,就会着急地问道:“那个小孩儿最近怎么没有来呀?” 

不过,对于启功影响最大的老师,应该是 溥心畬 (yú) 。

溥心畬的祖父是晚清大名鼎鼎的恭亲王,家世显赫,在宗室里属于启功的长辈。 

溥心畬 

他在书画上造诣颇深,和张大千并称为“南张北溥”。 

除了自身一手好书画之外,溥心畬还是当时赫赫有名的收藏家。很多历史上的名作,都是他的私藏。 

经常研究书画的人都知道,只有经常欣赏名家之作,知道了什么是绝品,才知道怎么改进自己的 作品 。 

溥心畬作品 

溥心畬的 藏品 ,给启功展示了一个璀璨夺目的艺术天地。

能跟这样一位老师学习,简直是走了终南捷径。 

同样是清朝宗室的身份,使溥心畲对启功有了怜悯和亲近之心。 

按理说,享受到皇族身份带来的“温暖”,启功应该为它感到骄傲。 

然而,启功却对“爱新觉罗”毫不留恋。 

“事实证明,爱新觉罗如果真的能作为一个姓,它的辱也罢,荣也罢,完全要听政治的摆布,这还有什么好夸耀的呢?”

启功的这句话,是他一生的政治态度。 

他是伴随共和的缔造出生的,对帝制没有任何的怀念。 

但是却躲不过外面的熙熙攘攘,即使是新 中国 成立之后,也有人怀念帝制时代的特权与荣耀。 

启功作为文化界的名人,在政界也得到了很高的礼遇,因此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启功作品 

他们想让启功使用“爱新觉罗”这个姓氏。这其中,有宗室的遗老遗少,也有想借机谋取利益的小人。 

启功只是一个落魄皇族的时候,他们销声匿迹;如今成为了书画泰斗,他们就认为这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光荣,想让启功认了这个姓氏。 

还有的人,纯粹就是心里的辫子没有剪掉,总想找个皇族来跪拜。 

然而,启功的回答却非常坚决。 

他说,自己姓启名功,这世上没有爱新觉罗·启功这个人。

如果不信的话,请去 公安局 查户口,看看有没有一个人叫“爱新觉罗启功”。 

青年时期的启功 

有人不死心,多次给他写信劝说,收信人写的都是“爱新觉罗启功”。他只要看到那四个字,就知道对方的用意了,那些书信连拆都不拆就原样退回。 

对于自己的始祖,启功并非是没有感情。 

然而,他是一个何其通透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家族也曾经给国家带来灾难,曾经犯下过太多的错误。 

在一个崭新的共和国里,去追思皇族,是对共和的侮辱。 

在政治立场上,启功从未对封建帝制有过任何温情与怀念。可是,在面对人民的时候,他又是一个无比仁善温厚的人。 

老年时期的启功 

读圣贤书,行君子道,是对启功一生最好的概括。

曾经有人拿着一幅书法作品来找启功,说是在书画市场发现的,问启功是不是他的真品。 

启功看了之后沉吟片刻,那幅字明显也是下过一番功夫的,猛地一看和启功的书法作品没什么两样。 

但是哪有人不认得自己作品的呢?这字明显是有人为了谋取利润,故意制造出来的伪作。 

启功却没有揭穿。 

“人家用我的名字写字,是看得起我,这些假字都是些穷困之人因生活所迫,寻到一种谋生手段,我不能砸他们的饭碗。”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然而,有一些人的行径,却和启功先生截然相反。 

“在共和国里做皇帝,这是对共和天大的讽刺!” 

这句台词振聋发聩,可是在21世纪的今天,还是有人想要在共和国里做贵族! 

无量头颅无量血,方才换来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共和国。 

帝制时代,被他们表述得无比浪漫,所谓的皇权也被神圣化。 

他们刻意忘记了帝制时代的罪恶,也故意淡化满清政府对民众犯下的大罪。

曾经有一个自称“爱新觉罗·焘赤”的人,跑到政府部门去投诉。 

他投诉的对象是历史学家 易中天 ,因为易中天在谈到乾隆皇帝的时候说了一句:“乾隆皇帝是王八蛋,执政60年也没干一件好事,只知道自己胡吃海喝,到处游玩。” 

易中天 

易中天的这句话虽然有些过头,但是是有其合理语境的。 

当时,易中天正在分析中国为什么落后于世界,对乾隆皇帝的做法非常不满。 

没想到,自称皇族的焘赤觉得大受侮辱,知道此事之后竟然上纲上线选择了投诉举报。 

他还宣扬:  易中天一日不公开道歉,他将继续用法律手段维护爱新觉罗家族的合法权益。

乾隆画像 

经过网友深扒,这个焘赤只不过是 努尔哈赤 之子的后代,在清朝属于远系旁支,与乾隆皇帝的关系根本不大。 

焘赤的这种行为,其实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并不是说他与大清皇帝血缘的远近,而是说,在五星红旗下还觉得自己应当享受贵族的特权,动不动就想以势压人。 

殊不知,这样只能招来唾骂和鄙视。 

任何想要在共和国里当皇族的人,我们都只会送给他四个字:走好不送。文/顾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