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新四军七个师中哪个师战力最强,新四军有几个师总兵力多少

东方网2021-07-03 10:58紫寻博客41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7月3日报道: 交通大学 是五四运动之后国内传播马克思主义最早...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7月3日报道: 交通大学 是五四运动之后国内传播马克思主义最早的一批高校之一,有“民主堡垒”的美誉。近日,一批 上海交通大学 的党史文献实物在闵行校区文博楼展出,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11月28日。 

此次“与党同心 与国同频”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文献实物展共分“民主堡垒”“与新中国同行”“敢为天下先”“新时代腾飞”四个部分,有多件极具历史意义的珍贵革命藏品展出,包括1949年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陈毅、副主任粟裕签发的接管交大的两个“一号令”;1926年8月,中共早期革命家、校友侯绍裘致柳亚子手札等。 

两个“一号令” 

解放后,交通大学迎来的头等大事就是军事接管。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成为 上海 军管时期的最高权力机关,陈毅任主任,粟裕任副主任,主要活动是对国民党上海旧政权各机关进行接收, 迅速稳定局势,实现平稳过渡。 

交通大学是一所具有国际影响的著名国立大学,在上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又具有悠久而光荣的革命传统,素有“民主堡垒”之誉。因此,上海市军管会决定首先选择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的交通大学作为首个试点接管 高校 ,先后向交大发布两个“第一号令”,以此来稳定上海教育界的局势。 

1949年6月15日,军管会主任陈毅和副主任粟裕共同签发了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命令文字第一号:“令国立交通大学:兹任命唐守愚同志为本会代表,负责接管该校,仰即知照。此令。” 

同一日上午,接管仪式在交大新文治堂隆重举行。 军代表 唐守愚向全体师生宣读了“第一号令”,阐明接管方针是“改造旧教育, 建设 新教育”,宣布“取消党义、公民等反动的政治课,取缔国民党的训导制度,解散校内一切 反动 团体”,殷切希望交大能成为建设新中国的新交大,成为人民自己的交大。从此,这所在风雨如磐中历经沧桑变迁的高等学府,跨入了新中国 高等教育 发展的轨道,走上为新中国建设服务的历程。 

在完成了“接”的工作以后,开始了更为艰巨和复杂的“管”的工作,首先是组建好新的领导机构。军管会依靠 学校 广大师生员工并经过反复酝酿,决定建立交大校务委员会。7月29日,军管会又向交大发布由军管会主任陈毅、副主任粟裕签署的第二个“第一号令”,即文高教字第一号令。 

军管会任命的校务委员会由校负责人和教授代表、学生代表组成,其中教授代表占大多数。他们都是在学界具有很高声望、深受广大师生敬仰的专家学者,其中有长期执掌教鞭、熟悉学校事务的“老交大”,有追求光明、向往和平、心系祖国和人民的爱国知识分子。 

1949年8月2日,校内就贴出由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 吴有训 、副主任委员陈石英签署的布告,宣布全体校务委员到职视事,并举行校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开始对旧教育制度进行改造,先后制订出一系列新的 规章制度 ,保证学校在“新旧过渡时期” 行政 机构的有效治理与运行。这为1952年2月中共交通大学委员会正式成立,确立“党委领导下的 校长负责制 ”奠定了基础。 

侯绍裘致柳亚子手札 

中共早期革命家、交大校友侯绍裘于1926年8月致柳亚子的手札也是展出的一大亮点。此手札是1925年8月 第一次国共合作 时期侯绍裘在上海主持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时写给柳亚子的,希望他伸以援手,暂借百元,以作党部的革命活动经费。 

1925年8月23日,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在上海成立,柳亚子、朱季恂、侯绍裘三人当选为常务委员。柳亚子兼任宣传部长;朱季恂兼任组织部长。侯绍裘主持党部工作,并为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他与柳、朱等国民党左派团结一致,坚持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旗帜鲜明地同国民党右派作坚决斗争。尤其与“亦师亦友”的柳亚子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他俩的革命活动,遭到国民党右派的攻击,又深受军阀 孙传芳 的忌恨,扬言要逮捕他们,更愿以两千银元的高价换取侯绍裘的首级。 

这封手札正是写于这种背景之下,因此侯绍裘在信中多用革命暗语,以作掩护。如“店中”指的应是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中的中共党组织;“流氓敲诈”指的是国民党右派分子或军阀孙传芳势力的迫害;“店东”指的是上级党组织;“搬家”指党组织转移至安全地点。 

解放战争时期用于爱国民主运动预警的大铜钟 

此外,还有解放战争时期用于爱国民主运动预警的大铜钟;中共党员、交大革命烈士穆汉祥石膏像;交通大学首任党委书记 李培南 在抗日战争时期使用的望远镜、军用皮包等,都是本次展览的重点藏品。 

据悉,本次展览从交大档案馆、校史资料室的丰富馆藏中精选图片200余张,实物珍档100件,音像资料10余段,全景而精要地展现了交大党组织如何从无到有,从弱走强,从铸就“民主堡垒”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领导核心的非凡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