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汽车

资讯详情

上汽大众陈虹现在怎么样了,上汽陈虹家产

车轱辘话2021-07-02 19:22紫寻博客16
日前,刚刚“续约”上汽集团董事长的陈虹,因为自己的一席话引起了汽车圈的广泛...

日前,刚刚“续约”上汽集团董事长的陈虹,因为自己的一席话引起了汽车圈的广泛热议。

在6月30日的上汽集团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向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提问:上汽是否会考虑在自动驾驶方面与华为等第三方公司合作。

陈虹回答,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上汽很难接受单一一家供应商为上汽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

“这好比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它成了灵魂,上汽成了躯体。对于这样的结果,上汽是不能接受的,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今年3月已过60岁的陈董这番公开表态,如此激烈和态度鲜明,这在“相敬如宾”的汽车圈是极为罕见的,顿时激起千层浪。

有网友称,上汽有躯体么?上汽的业绩全都来自于合资公司——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

上汽自主板块,这么多年了,一直是亏损的。你没看错。别以为荣威、名爵好像很火,但这部分仍然是亏损的,并且连毛利率都是负值!

目前的问题是,通用给不了智能汽车整体解决方案,大众也给不了,上汽自己同样也给不了。但凡它们其中一个能行的话,陈虹还用得着今天这么无奈么?

众所周知,华为作为当下自动驾驶的新玩家,正在信心满满地”捞金“汽车圈,而自动驾驶的整体解决方案就是其中的关键。

7月2日,华为内部人士对陈董一番惊人之语回应称:“Huawei Inside 模式目前只是三家,不可能也没有精力与所有车企都用这种模式。”

他还表示,Huawei Inside 是华为与车企共同定义、联合开发汽车,不适用于所有车企。华为还提供了零部件解决方案,更多车企是采用这种合作模式。

陈虹表态的背后,实际上反映的是汽车圈整车企业的整体焦虑,即在电气化、智能化转型之际,整车企业对于汽车产业和行业主导权有着“大权旁落”的风险。

宁德时代在新能源汽车时代的“一手遮天”或许给了陈虹焦虑的理由。万亿市值和首富的门庭若市,让原本习惯了当带头大哥的整车企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寂寥。

当一个企业完全依赖外部供应商而自己没有能力自研的时候,你就是那头牛,供应商就是那根牵着你的绳,你连拒绝的机会和权力都没有。

你看看现在有多少新老车企,谁拒绝得了宁德时代?其实都是在给它打工。是个主机厂就不想被供应商牵着走,何况陈虹还真的是属牛。

一块电池已经让很多车企俯首称臣,再加上一块芯片,整车企业的地位是不是更边缘化,宁德时代的春风得意和整车企业的落寞,在自动驾驶上是否会重演?

燃油车时代,各个主机厂已经被博世强势过一次了,那智能电动车时代,各主机厂还允许再来一个“博世”吗?何况华为就是一家比较强势的供应商。

博世在燃油车时代提供的主要是燃油喷射和控制系统,但是好歹不做发动机和变速箱,燃油车的核心部件还是主机厂的。

智能电动车时代就不一样了,所有关键部件,包括电机,DCDC等部件的打包解决方案,主机厂只要买一个整套方案就行,啥事都不用管,造个车几乎没有参与感。

传统主机厂的思路都差不多,华为也好苹果也好,他们不安心做一级供应商,而是要把汽车作为一个媒介,接触和引导终端消费者的行为。

这谁能忍?这是话语权之争。除了一些弱势的主机厂愿意接受这种合作方式,但凡有点想法的主机厂是不愿意接受的。

上汽曾经是A股市值最高的整车上市公司,国内汽车业的龙头老大。然而,近三年,陈虹主导的上汽正陷于囹圄。

根据最新财报数据,2020年,上汽实现营业总收入7421.32亿元,同比下降12.00%;净利润204.31亿元,同比下降 超过20%。

不管是电动化还是智能化,上汽集团都布局很早,“新四化”的概念很早就提出来了,投入也很大,但是,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起了个大早,很可能连晚集都赶不上,这其中的尴尬和郁闷,陈虹感触最深。

再说几句

其实,很多人看到上汽董事长说的前半段,忽略了最后也很关键的一句:所以我们不是采用,最多是合作的方案!

上汽集团并不是否认合作,只是不选第三方整体的解决方案,本身无可厚非,上汽对于智能驾驶有自身战略规划,只不过问题涉及到了华为而已。

究竟是软件压倒硬件,还是硬件决定软件?是灵魂决定躯体,还是躯体承载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