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历史

资讯详情

红军军长罗南辉,被捕后主动承认是共产党,敌人为什么把他放了

穿越历史纪年2021-06-30 11:49紫寻博客89
在我国共产党领导的几十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经历多重磨难,但始终愈挫愈勇...

在我国共产党领导的几十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经历多重磨难,但始终愈挫愈勇,不忘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与使命,在挫折中不断成长,最终赢得了革命胜利,创建了新中国。在这100年的革命奋斗史中,无数英雄先烈们在与敌人都斗争中,展现了自己果敢机智的智慧,留下了许许多多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红军时期,也是我国革命斗争中最艰苦的阶段。自1924年国共第一次合作开始,国内革命形势快速发展,正在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之际,国民党却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开始大肆抓捕、残害共产党人,整个中国大地陷入一片白色恐怖的阴影之中。大革命的失败让中国的革命事业损失惨重,同时在痛苦的历史教训中,也涌现了许多意志坚定的革命者,罗南辉就是其中之一,更是有一段智斗特务的传奇故事。1933年10月,罗南辉被任命为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副军长。作为高级指挥员,罗南辉指挥机智果敢,作战时身先士卒,屡立奇功。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进行战略转移,罗南辉率部踏上漫漫长征之路。后部队改编,被任命为红五军副军长。在长征中,红五军一直作为后卫,掩护红四方面军前进,不断与追兵发生激战,在战斗中,罗南辉一次一次完成任务,打退追兵。1936年十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静宁会师,而就在红军会师之际,国民党也察觉到了红军会师的意图,便集结了胡宗南、王均、关麟征等部共二十五万兵力,继续围追堵截红军,企图阻止红军会师。红军各路部队为了胜利会师,也相继做出部署,在会师前最后的几场战斗中,华家岭阻击战是最为艰苦激烈的一场战斗。

而担负华家岭阻击任务的便是红五军,红五军依托华家岭地区有利地形预设阻击阵地。面对九倍与己的敌人,董振堂与罗南辉沉着冷静,带领部队进行了顽强的阻击。经过一昼夜的进攻,国民党军队始终无法突破红五军的阻击阵地。第二天,敌军调来更多的火炮和飞机助阵,疯狂得向红五军阵地上倾泻炮弹,罗南辉被炮弹弹片击中,身受重伤。董振堂让罗南辉撤到后方治疗,但罗南辉坚决不肯,这么重要的任务,自己怎么能中途撤下去,便带着伤依然在阵地上指挥战斗。战斗异常激烈,红五军的武器、弹药消耗巨大。而敌人的飞机在空中肆无忌惮地投掷炸弹,一颗炸弹正好击中阵地上的临时指挥所,罗南辉壮烈牺牲,年仅28岁。红五军战士得知罗南辉牺牲以后,悲痛万分,便将所有的怒火全都撒向了敌人。战士们拿着卷刃的大刀,弯了的刺刀向敌人发起反冲锋,口中怒喊着报仇,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敌人。经过两天的惨烈战斗,红五军终于完成了阻击任务。长征胜利会师了,但罗南辉却牺牲了,他也是长征中牺牲的最后一位高级指挥员。罗南辉不仅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指挥员,在地下工作中,与监狱中与敌人斗智斗勇,逼得敌人将自己赶出了监狱。罗南辉1908年出生于四川成都西郊的一个农民家中,家境贫穷,从小便吃不饱饭,为了讨口饭吃,家人将十几岁的罗南辉送到镇上的一个水烟铺做杂工。兵荒马乱的年代,想讨口饭吃确实很难。军阀混战,兵痞横行,没几年,这家水烟铺就开不下去关门了。而家里的地,产出的粮食大多都被地主剥削走了,小时候就吃不饱,现在大了更吃不饱。为了活下去,罗南辉也只好去吃军粮,先后跟了几个军阀队伍,不是队伍被打散,就是部队被收编解除武装。后来打听到,川军第二十八军第七混成旅队伍雄壮,也不太欺负人,1926年夏天,罗南辉便投奔到第七混成旅当了一名普通士兵。第七混成旅中有许多共产党员,队伍也比较开明,很多时候都能为老百姓着想。

罗南辉在队伍中第一次接触到红色先进思想,倍受吸引。从小便受到地主恶霸欺负的罗南辉,逐渐明白,当兵就是要保家卫国,保护老百姓,而不是给某个军阀谋私利的私人军队。1927年,19岁的罗南辉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决定为党为人民付出一生。入党之后,罗南辉便秘密从事着宣传工作。也就是在队伍中,向同为劳苦大众的士兵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反对军阀,拥护共产党。罗南辉并没有给这些人讲什么大道理,就用他们都见过的事情讲,地主如何剥削穷苦百姓,军阀如何克扣军饷欺负士兵, 共产党如何帮助老百姓,给老百姓办事,红军就是穷苦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很快,罗南辉便在队伍中小有名气,也拉拢了许多穷苦兄弟,还成立了士兵联合会,与反动军官做斗争,这些穷苦兄弟也都十分信任罗南辉,积极配合罗南辉的工作。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后,四川也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不少共产党人被残害,但罗南辉并没有被吓倒,反而更加坚定地要跟着党走。1929年,四川地区的各个军阀,为了一己私利,不顾积贫积弱的国家和百姓,再一次发生混战,老百姓苦不堪言,遍地哀嚎。因为第七混成旅中地下党员比较多,各级指战员和士兵对军阀混战早已看不惯。1929年初,第七混成旅奉命前往遂宁射洪嘴地区驻防,部队所到之处,便向当地百姓宣传红色思想。而就在此时,国民党也察觉到了第七混成旅的异常,但又没有实锤证据证明那些人是共产党员,便下了一个摊派任务,责成第七混成旅限时抓捕一批共产党员。如果没有如数完成任务,便断粮断饷将部队改编。情形已经十分危急,事已至此,只有起义才是唯一的出路。1929年6月,第7混成旅代旅长邝继勋率第七混成旅全体官兵2000多人,在四川大石桥地区愤然起义,罗南辉也被任命为起义军的营长。起义之后,队伍被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军,先后攻取蓬溪、南部两县,斗地主、审恶霸,还将地主恶霸盘剥百姓的不义之财,返还给穷苦百姓,在老百姓心中种下了革命的种子。后来,起义部队遭到了数倍于己的敌人围攻,经过激烈的对抗,终因寡不敌众起义失败。遂蓬起义失败以后,组织安排罗南辉到四川二十八军第二混成旅负责兵运工作。罗南辉到达部队驻防地广汉以后,依旧努力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并配合曹荻秋等同志们继续策划起义的事情。1930年10月25日夜十一时,广汉中学校内的铜钟发出浑厚响亮的钟声,这便是广汉起义的信号,起义人员左臂缠白毛巾、右臂脱下衣袖作为分辨标识。罗南辉带领身边的兄弟,一举占领了第二混成旅旅部,第二混成旅3000多人宣布起义。

曹荻秋、李司克等同志领导的其他部队也同时起义,广汉起义军共1万余人,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第一路军,罗南辉被任命为警卫大队长。起义之后,部队到处张贴标语宣传先进思想,逮捕公审官僚恶霸,打开粮仓分发给穷苦百姓,受到广汉地区百姓热烈拥护,报名参军的有志青年络绎不绝。广汉地区周边强敌环绕,随时都可能被包围,起义军不得不转移出包围圈。罗南辉带领队伍向绵竹地区挺进,借助那里的山区建立根据地。在队伍到达绵竹地区时,数倍于己的敌人也在后面紧追围堵,情形十分危急,只有尽快攻克绵竹县城,才能逃出包围圈。经过激烈战斗后,部队腹背受敌,伤亡惨重。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起义部队决定分散转移,转入地下继续坚持斗争。

广汉起义失败后,国民党对革命群众发动了残酷镇压,大批共产党人和有志青年被残害,罗南辉死里逃生回到成都,被调往中共四川省委工作。而地下党组织也遭到极大的破坏,汉奸恶霸横行,局势十分危急。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党组织决定成立特工科,开展除奸工作。罗南辉地下工作经验丰富,临危受命,担任锄奸组组长。在锄奸工作中,罗南辉机智果敢,将汉奸叛徒一个一个揪了出来,圆满地完成了组织上交付的任务。1931年2月,中共川东特委遭到严重破坏,川东特委书记陈进思被捕牺牲,组织上决定重建川东特委。但这个任务十分危险,川东特委被破坏以后,许多后援力量都无法到达,完全需要个人随机应变。罗南辉再次临危受命,前往万县重建川东特委。罗南辉风尘仆仆地赶到了万县,来到了约定的接头的地点,万县顺和旅馆。但罗南辉不知道,就在前一天,这个秘密联络站已经被敌人破坏,这里的交通员也被逮捕。

罗南辉走到旅馆的大门,见大门紧闭,便用约定的接头暗号,扣了三次大门,却不料,被埋伏在这里的特务抓到。特务们并不知道前来接头的共产党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接头暗号是什么,便将这一天中来旅店的人都抓了起来。经过搜查,特务们在罗南辉身上搜出一封接头的信件,特务们好一阵欢喜,觉得将前来接头的共产党给抓住了,便立马把罗南辉押了回去。罗南辉也清楚地知道,一旦落入敌手,非死即伤,无论如何也不能泄露组织的秘密。但介绍信已经被敌人拿去了,上面还写了自己的化名罗敏。怎么能不暴露自己呢?罗南辉快速思考着对策,突然他灵光一闪,有了对策。罗南辉分析着形势,从特务们的行为和言语中得知,特务们只是知道有一个重要的共产党来接头,但不知道前来接头的人是谁,而万县也没有人认识自己,只要能够隐藏身份,便有机会逃脱。可以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憨傻地替人跑腿讨饭吃的乞丐,来蒙蔽敌人。

特务头子听说抓到了接头的共产党,十分高兴,决定要亲自审问。特务头子走进审讯室,看到一个干枯瘦小、面黄如蜡,穿着破旧衣服,如同乞丐一样的人,十分诧异。心中升起一个疑问,这就是来接头的重要共产党?罗南辉虽然只有23岁,但常年奔波在外,跋山涉水,风吹日晒,皮肤和衣服时常被山上的荆棘划破,双手也长满了老茧,看上去像40多岁的农民,因为从小便吃不饱肚子,长得也比较瘦小,怎么看也不像是个高级干部。特务询问道:“你叫罗敏?是不是共产党?”罗南辉想,如果抵赖,肯定是骗不了敌人的,不如出其不意,坦然承认,既能够打破敌人思路,又可以给敌人制造自己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憨傻乞丐形象。罗南辉很坦然地说道:“是啊,我是共产党”特务一听,顿时一愣,心里盘算着:这可是大罪,头一次见有人一句话便承认自己是共产党的。以往对付共产党,用了多少酷刑,使用多少手段,许以金钱美女、高官厚禄,都敲不开他们的嘴,这个人这么快就承认了?肯定有问题啊。

特务又问:“那你担任什么职务,都是做什么工作?”罗南辉说道:“我给别人送信。”特务又问:“是当地下交通员,对吧?”罗南辉立刻点着头,憨傻地笑着说:“是的,是的,就是交通员。”特务继续问道:“你是怎么给共产党当交通员的?”罗南辉说:“我平时就在路边讨个活计,给人跑个腿,卖个力气,老板让我把信送到哪里,我就送哪里,近的给3角钱,远的给5角钱。”特务追问道:“这个老板是谁?”罗南辉想都没想张口说道:“就是以前我在水烟铺做工时的老板,后来水烟铺开不下去了,我也就没有活计了,好几年没见过他。后来在街上揽活,正好碰到以前的老板,他让我帮他送封信,还给我钱。有着好活儿,我当然愿意干了。”特务听后,心中的疑惑更多了:这个家伙对答如流,说得还有名有姓,连吓唬他一下都没有,就把自己的上线给交代了?这样的人能是共产党吗?要么就是他在说谎。

特务思索了一下又问道:“你们怎么联系?他都怎么给你派活儿?” 罗南辉接着说:“我没事的时候就在街边揽活,老板有信要送就会来找我。但这样的好活太少了,很久才有一次,我天天都吃不饱饭啊,你是不知道那饿的滋味,要是能找个吃饱饭的地方,让我干什么都行。”特务没有再询问,一直打量着罗南辉,思考着他说的话。眼前这个人,从长相穿着看,确实像是个没饭吃的难民,回答地倒也像是事实。但毕竟是在接头地点抓的你,毕竟你身上有介绍信。这些特务虽不是什么精干人员,想用简单几句话糊弄过去,他们还不至于傻到这种地步。况且这些特务们一向是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罗南辉见特务在不停地打量自己,知道特务们已经被自己迷惑,但他们还没有放过自己的理由。便点头憨笑着,神补了一句:“老总,我饿得受不了,能给点吃的不能。”特务头子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听到这句话,气得使劲拍了一下桌子,骂道:“好啊,讨饭讨到我的头上了,把他给我关起来。”敌人虽然十分迷惑,但并没有轻易相信,在接下来的审讯中,敌人用了各种诱骗手段,甚至是动用了大刑。但罗南辉坚贞不屈,守口如瓶。特务们没有办法,只好以帮共产党送信的罪名,把罗南辉送到了监狱,判了一年的监禁,后来由于巴县监狱人满为患,罗南辉又被转押到重庆反省院。重庆反省院旧址位于重庆歌乐山上的渣滓洞和白公馆,大家都听说过,是国民党关押残害共产党人的两座监狱,而重庆反省院是除了渣滓洞和白公馆以外,重庆城内另一个关押共产党人的重要监狱。这里的狱警,手段残忍,侦查能力很高,各种试探诱骗招数层出不穷,稍不留神便会中计,罗南辉一直保持着警惕。就在罗南辉刑期快要满时,狱警又一次试探罗南辉。告诉罗南辉刑期快要满了,让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并暗中观察罗南辉的反应。罗南辉迅速思考,敌人为什么会提前告知要放了自己的消息,这其中一定有诈。进到这里的共产党人,就没有被光明正大放出去的。如果自己很高兴,很希望离开这里,那么敌人一定不会放自己走。虽然敌人不确定自己是共产党,但一直没有彻底排除对自己的怀疑,一直在试探自己。罗南辉迅速起身趴在铁窗上恳求地说道:“老总,您行行好,千万别放我出去,出去以后,我就没有吃饭的地方了,在这里不管吃好吃坏,我每天还能有饭吃。”狱警听后冷哼一声:“你想到挺美。”

监狱的狱警观察了罗南辉一天,实在找不到是共产党的嫌疑,关着也是浪费粮食,便决定将他放了。第二天,两名狱警便来便让罗南辉离开监狱,罗南辉继续表演着,抓着栏杆不愿意走,大声喊着:“日子还没到呢?还没关够呢?”狱警们用枪托硬是把罗南辉打出了监狱。罗南辉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斗智斗勇,再次死里逃生。回到组织后,又投入到了革命事业中。罗南辉不仅是红军中一名出色指挥员,更是一位优秀的革命家,其为党和人民献身的精神将永远刻在历史的丰碑上。